所在位置:

從奢華嫁妝看成敗

來源: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:2016-01-22 15:26 字體顯示:

 唐懿宗咸通十年(公元869年),已被貶為端州(今廣東肇慶)司馬的原宰相楊收被永遠流放到驩州(今越南境內),很快又被賜死。他死之后,“令使者剔取結喉三寸以進,驗其必死。”不僅楊收本人,就連他的十多個同僚和下屬,也因他的罪狀而被永遠流放到嶺南蠻荒之地。當人們為曾經顯赫一時的楊收惋惜的同時,卻不禁佩服他的親家——尚書右丞(官階正四品下,尚書省長官的副職助手)裴坦。原來,裴坦的兒子曾迎娶時任宰相楊收的千金為妻,楊收為女兒置辦了特別奢華的嫁妝,每件器物上都用金玉寶石和犀角加以精美裝飾。作為親家的裴坦看到后,不以為喜,反而大怒,呵斥道:“送這些東西難道要讓我家破人亡嗎?”立即命令家人把這批奢華的嫁妝當眾銷毀。正因如此,在楊收后來獲罪后,裴坦不受株連。

  楊收幼年喪父,后來科舉入仕之后,平步青云。他最大的毛病就是“率愛奢侈”。咸通年間,崔安潛因為高尚的品德享譽天下。身為當朝宰相的楊收想通過拜他為師,來提高自己在官場的威望。幾經交涉,崔安潛終于答應赴楊府宴會。崔安潛如約來到楊府,只見廳堂館舍裝修得富麗堂皇,宴會上的侍女,都清一色的雙鬟發型,佩戴珠翠所做的首飾。宴席上的酒水和飲料盡是山珍海鮮之中的極品。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,宴席桌前放置了一尊香爐,散發出的煙霧竟然呈現出海市蜃樓的奇異景觀。此外,宴會廳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香氣,并不是發自香爐和佩戴首飾的侍女。崔安潛感到特別奇怪,不時循著香氣四處張望,卻沒有找到香氣到底從何而來。楊收令人從宴會廳東邊閣內的鏤金桌案上,拿過來一只白色犀角盤給崔安潛看,只見盤中盛著一只漆彩的圓球狀物品。楊收說道:“這是罽賓國進獻來的香料。”崔安潛非常震驚,心想:“難道這就是《太宗實錄》上說的罽賓國向唐太宗進獻的拘物頭花嗎?它散發的香氣在方圓幾里之內都可以聞到。”正當他疑惑不解之際,又聽楊收的門人說:“楊相爺每天下朝回府后,時常把玩一尊和田籽料玉制的婆羅門子,高達好幾寸,通體玉質晶瑩剔透,制作巧奪天工,造型特別可愛。這可是于闐國王宮內庫的鎮國之物。”

  如此奢侈的生活,必然要有非常的物質來源。楊收隨著官位日高,越來越狂妄自大。自己喜歡擺闊氣、講排場,就連他的門客弟子、胥吏僚屬、家奴仆童都狗仗人勢,憑著主子的權勢胡作非為。當初為了當宰相,楊收竟然想方設法巴結討好最得皇帝寵信的中尉(禁軍統領,晚唐“四貴”之一)楊玄價,兩人根據各自不同的需求走到一起。楊收給楊玄價巨額的感情投資,楊玄價則在皇帝面前美言,終于幫助楊收登上了夢寐以求的相位。楊收通過楊玄價的關系當上宰相,楊玄價必然要求得到相應的回報。楊玄價通過控制楊收,大肆向天下索取賄賂數千筆,卻讓楊收來買單替人辦事。楊收對楊玄價的操縱實在忍無可忍,楊玄價卻埋怨楊收辜負自己的栽培。于是,楊玄價到處詆毀楊收,甚至揭發楊收貪污腐敗。

  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當了五年宰相的楊收終于被提攜自己的“恩人”楊玄價拉下相位,貶為宣歙觀察使。此時,貪污受賄已經習以為常的楊收雖然官位貶低了,但貪腐的做派卻沒有多大改變,一年之內,竟然先“留公藏錢(貪污挪用公款)七百萬”,后又收受部下江西觀察使嚴撰買官錢上百萬。因此,再度遭貶為端州司馬。赴任前,手下專門置辦了豪華大船準備送楊收赴端州。奢華成性的楊收害怕乘大船招搖,噤若寒蟬地說:“我現在是因罪貶官,怎敢再用這樣的大船?”只好搭乘小舢板上任。然而,為時已晚,他改用小船的做作只是徒勞無益,于事無補了。

  昔日權傾天下的楊收,被“仰藥切喉”以賜死。當年跟他享盡榮華富貴的十一個人,此時也因他流放至死,萬劫不復。唯有楊收的親家裴坦卻能獨善其身,令人慨嘆。裴坦之所以令人嘆服,不是因為他的幸運,而是他對奢華嫁妝的遠見卓識。裴坦歷官中外,忍辱負重,終能位極人臣,加官拜相(“召為中書侍郎、同中書門下平章事”)。《新唐書》總結他成功原因:坦性簡儉,世清其概。這正是他與親家楊收成敗的根本所在。

  一份奢華嫁妝,終使親家楊收從宰相到死囚;也因為這嫁妝,使裴坦從尚書右丞到宰相。而決定他們命運成敗的關鍵,是各自對這份嫁妝截然不同的態度。(王丹譽)

責任編輯: 網站管理員

wordpress主題 北京pk10反水是什么